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湖南福彩网 > 杆一石 >

求贺双卿《惜黄花慢·孤雁》注释+翻译。我急用。真心感激。

发布时间:2019-12-03 19:1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碧尽遥天,但暮霞散绮,碎剪红鲜。听时愁近,望时怕远,孤鸿一个,去向谁边?素霜已冷芦花渚,更休倩、鸥鹭相怜。暗自眠,凤凰纵好,宁是姻缘!凄凉劝你无言。趁一沙半水,且度流年。稻梁初尽,网罗正苦,梦魂易警,几处寒烟。断肠可似婵娟意,寸心里,多少缠绵!夜未闲,倦飞误宿平田。遥天:犹长空。 三国 魏 阮籍《咏怀》之三二:“遥天耀四海,倏忽潜蒙汜。” 唐太宗 《望终南山》诗:“重峦俯渭水 ,碧嶂插遥天。”暮霞:是指晚霞的意思, 江淹《秋夕纳凉奉和刑狱舅》:“虚堂起青蔼,崦嵫生暮霞。”刘禹锡 《和令狐相公晚泛汉江书怀 》:“雨过远山出,江澄暮霞生。”散绮:是指展开美丽的绸缎。比喻绚丽的云霞。 谢朓《晚登三山还望京邑》诗:“馀霞散成绮,澄江浄如练。” 姚燧 《江梅引·谢王子勉提刑送江梅》词:“暮霞散绮楚天外,几片轻飞。”

  鸥鹭:这里的鸥鹭并不是指单独的某种鸟,而是对鸥鸟,鹭鸟的统称。如海鸥,白鹭之类。

  梦魂:古人以为人的灵魂在睡梦中会离开肉体,故称“梦魂”。 刘希夷《巫山怀古》诗:“颓想卧瑶席,梦魂何翩翩。”晏几道《鹧鸪天》词:“春悄悄,夜迢迢,碧云天共楚宫遥。梦魂惯得无拘检,又踏杨花过谢桥。”白居易《长恨歌》:“闻道汉家天子使,九华帐里梦魂惊。”

  婵娟:美女、美人。这里指词人自己。方干《赠赵崇侍御》诗:“却教鹦鹉呼桃叶,便遣婵娟唱竹枝。”孔尚任《桃花扇》第二出:“一带妆楼临水盖,家家分影照婵娟”。

  此词写的是孤雁,上阕开端便营造出一种哀愁的境界。天空是如此遥远,而晚霞如散落的罗绮,那色彩虽然鲜艳,却被剪得零零落落,不成模样。双卿笔下的晚霞,总是非常独特,带着唯美忧伤的气质。双卿《武宁溪韵赋七言古诗七首》其一中,有“细切霞膏咽冰噫”之句,想象奇特,要用切碎的红霞调作胭脂;而她在《步宁溪前韵应三人题为七言古诗三首》其一中,有“隙送残晖印孤臆”之句,夕阳的余辉是从零云的缝隙之中洒落下来。在双卿笔下,暮霞虽美,却总是破碎零落,让人不堪直面。

  正如上述,此词起首便用晚霞营造了一种视觉的凄美,而随即带给人的,则是听觉的错落。我们听到的是失群孤雁的哀鸣,那声音似乎直接穿透贺双卿的心灵,感觉是如此之近,如此之令人怦然心动,然而抬头寻觅,那身影却是如此之远,并且还在一直远去着……孤雁啊,你到底要何去何从呢?贺双卿不由为它担心,也为自己担心。自己尚在病中,还得操劳田间,傍晚归家,没有温暖的期盼,只有栖栖惶惶的感觉。而孤雁也是一样,究竟能去向何方?已是晚秋,霜降芦苇,水边是如此清冷。更不能指望水鸥、鹭鸶的怜惜同情,你还是悄然独睡罢了。而凤凰尽管高贵美好,又怎么可能成为你的伴侣呢?就如自己,缺少丈夫的怜惜;虽然有才子们的惺惺相惜,但他们可能成为真正的伴侣吗?词的上阕,见出贺双卿多少自怜自艾,犹豫徘徊的情绪。

  而下阕,贺双卿似乎重新打定主意,不再惆怅感叹,自寻烦恼。她断然地劝孤雁不要再哀鸣了,还是沉默无言为好。找到一沙半水,聊度此生罢了,这样倒还能求个自保。否则的话,眼下稻粱刚刚收毕,到处空空荡荡,无处藏身,而猎捕你的网罟也早已撒开。知道你在寒烟之中,到处惊魂。知道你一定如我一般,心中有无限忧愁。但是,我劝你还是别再如此凄苦缠绵,不然,我怕你黑夜还未降临,就因飞得太累,而误落在最危险的平田之上。其实,我自己也是一样,有一个简陋的家栖居即可,为何还要烦恼忧愁,多思多想呢?

  双卿曾和邻妇有一段对话,道尽了她对人生和婚姻的看法。双卿说:“人皆以妾为薄命者,徒以妾才貌耳,彼无才貌者,未尝不欲得佳婿,宁独双卿乎?才貌者,天之所以戕双卿也,乃自戕以快天意,愚矣!”双卿甚至感叹说:“天乎!愿双卿一身代天下绝世佳人受无量苦,千秋万世后为佳人者无如我双卿也!”可见双卿内心的最深处,还是有着美好的期盼,她也曾梦想一个与自己般配的才士,然而现实如此残酷,她只能把一切归为命运,归为天意。所以索性断绝一切念头,聊度此生。而她的内心,又偏偏不能如外表般平静,所以总是触景伤情,总是泛起波澜。几抹晚霞、几声雁过的啼鸣,几处寒烟,都会引起她的一番波动, 她要努力说服自己,才能复归平静。而这种平静,内里却是如此挣扎与绝望,往往更让读者黯然伤神。所以,陈廷焯在《词则·别调集》中,说贺双卿此词“鹃血猿声,令人肠断”。

  “碧尽遥天,但暮霞散绮,碎剪红鲜。”上阕景语起,并且这个景异常美丽,遥望去,一片蓝天,黄昏的晚霞铺散开来像织锦的彩色丝绸一样。晚霞那鲜红的颜色,就好像是把鲜红色的绮罗剪碎成一条条一片片的。想象甚奇。特别是“碎剪红鲜”神来之笔。道前人所未道。这么美的背景,看到的却是“听时愁近,望时怕远,孤鸿一个,去向谁边?”词人用外界的鲜艳色彩与她内心的伤心欲绝正好构成反衬。相似的手法比如杜甫《秋兴八首》第一首:“玉露凋伤枫树林”。杜甫用白得耀眼的露珠和鲜艳的枫树林起兴描写凋伤之境。同样的宋玉在《招魂》写到:“湛湛江水兮上有枫,目极千里兮伤春心。魂兮归来哀江南。”江南的春天,枫树长得非常茂盛,但是宋玉恰恰在这春色中觉得非常伤心。再比如杜甫《滕王亭子》有一句“清江锦石伤心丽”, 又如李白写的《菩萨蛮》,说“寒山一带伤心碧”,杜甫看到锦石格外的美丽,李白看到寒山格外的碧绿,都感到触目惊心。这大概是因为当一个人心情不好的时候,特别触目惊心的不是灰暗的景物,而是颜色特别鲜艳的景物。同时我们也不仿想象一下双卿本来也是心存美好的,这样的美景本来也是她向往的生活。但因为自己所受的挫折,心情是悲痛的,所以景起后,词意便转,于是在如此美景的衬托下看到了“孤鸿一个”。因自己是孤鸿一个,所以即使是美景也无暇欣赏,便将目光投向了孤雁。正如王国维所说:“以我观物,故物皆着我之色彩。”

  雁的叫声凄凉,会引起你的哀怨,所以词人说“听时愁近”,同时在雁的身上又寄托了词人的期盼和同情,所以词人不希望它飞远故说“望时怕远”。雁是一种弱势的飞禽,一定要成群结队排成雁阵才能够彼此有一个照应。但现在你是“孤鸿一个”,“去向谁边?”你又能去到哪里呢?词人为何说自己是孤雁呢?下面几句词意又转。

  “素霜已冷芦花渚,更休倩、鸥鹭相怜。暗自眠,凤凰纵好,宁是姻缘!”这几句体现一个“孤”字,其手法类似于贺铸“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” 这孤雁为什么要离开它最喜欢的芦花渚,原来是素霜已冷,气候环境恶化了逼迫这只孤雁离开。更严重的是它在这里没有同伴,寒冷时没有温暖的慰藉。这只孤雁也想和鸥鹭处好关系。它也努力了,但终不是同类,它只能看着它们成双成对。结果自己还是孤独。我们可以想象原本双卿也想和婆婆、丈夫搞好关系,过幸福美满的生活。奈何姑恶夫暴,邻里亦不敢可怜之。凤凰虽好,我又高攀不起,不可能嫁给文人书生、达官贵人。劳动的艰苦,疾病的煎熬,婚姻的不幸,精神的折磨,心灵的凄楚,种种愁情苦况,一齐折磨着双卿,在这个冷似冰窖令人窒息的家庭中,双卿又无处倾诉。我也只好把满腔的忧怨倾诉在纸上,形成一首首滴血含泪的词篇!鸥鹭不是朋友,凤凰更不是朋友。这就将身处险地,无人可怜,婚姻不幸,生活备受欺凌之悲和盘道出。正如王国维的词所说的,“天末同云暗四垂,失群孤雁逆风飞。江湖寥落尔安归”。江湖之大,又哪里是你的归路?到这里词人已写尽己孤。但更大的悲哀还在后面,接着词意又转。

  “凄凉劝你无言。趁一沙半水,且度流年。”无奈语,抗争无用,且度流年。真实的写照。芸芸众生概莫如此。既然无法反抗,也就只有加倍地恭顺了,或许这样可以减少一点痛苦。《西青散记》记载,双卿到婆家后不长时间,便久病不愈,在临终前的日子里,“事舅姑愈谨,邻里称其孝。夫性益暴,善承其喜怒,弗敢稍忤。”虽是如此,双卿她还是没有躲过悲惨的结局。所以你想平静地度过此生亦难,“树欲静而风不止。”所以词人就善意地提醒孤雁“稻梁初尽,网罗正苦,梦魂易警,几处寒烟。”稻子已经收割完了,田里已找不到你的食物了。而秋天正是猎人出来打猎的时候,你的头上正张着无数的罗网。所以你一个孤雁在睡梦中都需要保持警醒,否则就会被打下来成为人类欢宴上的一盘美餐啊!下场就如王国维那首咏孤雁的词《浣溪沙》的下阕:“陌上金丸看落羽,闺中素手试调醯。今宵欢宴胜平时。”我们发现词人大概每三句便转折一下。这是由词的特质所决定的,就像一个小女子在花园走步,一步一态。“徙倚而前”。“虽有强力健足,无所用之”。接下来词意又转“断肠可似婵娟意,寸心里、多少缠绵”,这里词人把孤雁当作了朋友和倾诉对象。说假如孤雁有知我的情意,如果我们的心是相通的,那么你们孤雁那种孤单无助断肠的感受,我是能够感受得到的,在你的寸心之中,也一定存有对于往事、对于生活、对于爱情、对于相思、对于朋友、对于未来的种种牵挂,我是真的难以放下!我猜你也是的。落墨虽在雁,意旨却在人,人雁相通,浑然一体。

  接下来词意又转“夜未闲,倦飞误宿平田。”黑夜已经来临了,但你已经飞得筋疲力尽再也飞不动了,于是你便作出一个错误的决定,落到平田之中去休宿。我们知道平田对雁来说是危险的地方,那里正是打雁的猎人埋伏的地方!全词就在这紧张的悬念中戛然而止。这也正是女词人明珠暗投,误落田家不幸命运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们看词人原本也心存美好,无奈确是“孤鸿一个”,“素霜已冷”“鸥鹭”又不怜,“凤凰”亦不是“姻缘”。想“无言”“且度流年”却奈何“稻梁初尽”更兼“网罗正苦”。“梦魂”亦常惊醒。最后还是落了一个“倦飞误宿平田”。层层铺垫转折,最后砸下的一笔却是如此之凄凉。双卿看到了孤雁的结局,亦看到了自己的结局。她的心凉到了极点!从美好的起点开始,数次转折后跌入最深的谷底。就这样,大约于雍正末年或乾隆初年,一代才貌双全的农家女词人,最终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,花颜凋落,含恨离开人世,留下一段千古遗憾,让后人叹惋不已!

  词人以孤雁自比,孤雁之遭遇正是词人之遭遇,词人劝慰孤雁之语何尝不是自宽之语。相比于崔涂和杜甫的孤雁,这首词写得更为哀婉。原因有二:

  一,词为诗余,却能言诗所不能言。张惠言说词的艺术美在“低徊要眇,以喻其致”正与王国维所说的“词之为体,要眇宜修”暗合。关于词的特质,叶嘉莹却用了一个大家比较容易接受的词来表达。她认为:“好的小词之中有一种‘潜能’,这种潜能可以通过象征的作用或符示的作用来体会,也可以通过语码的联想或通过语言的结构来体会。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来体会,总而言之,小词是以具有这种丰富的潜能为美的。凡是缺乏这种潜能的词,就一定不是好词。”无疑双卿这首词具备这种“潜能”。

  二,作为女性词人,双卿之景物描写和心理刻画更为细腻传神。她以女性之美将词写得幽深窈曲,这是因为其感情的本身就有一种深远意蕴的缘故。《西青散记》载:这首词是一日黄昏,将近晚炊时,病中的双卿携着畚箕从打谷场上归来,听见一只孤雁在远方的芦苇丛中无助的哀鸣,她西立而望,呆立半天,联想起自己凄凉的身世,不由潸然泪下。几天后和泪写成此词。正因为情感真挚,所以此词读来字字皆是泪。

  词托咏孤雁,寄意遥深,情悲声苦,凄婉欲绝,实乃自抒身世之感。哀哉孤雁,悲哉双卿!正如如陈廷焯所言:“此词悲怨而忠厚,读竟令人泣数行下。”

  贺双卿(1715~1735年), 清代康熙、雍正或乾隆年间人,江苏金坛薛埠丹阳里人氏,初名卿卿,一名庄青,字秋碧,为家中第二个女儿,故名双卿。双卿自幼天资聪颖,灵慧超人,七岁时就开始独自一人跑到离家不远的书馆听先生讲课,十余岁就做得一手精巧的女红。长到二八岁时,容貌秀美绝伦,令人“惊为神女”。双卿是我国历史上最有天赋、最具才华的女词人,后人尊其为“清代第一女词人”。

  清代陈廷焯撰《白雨斋词话》评曰:“西青散记,载绡山女子双卿词十二阕。双卿负绝世才,秉绝代姿,为农家妇。姑恶夫暴,劳瘁以死。生平所为诗词,不愿留墨迹,每以粉笔书芦叶上,以粉易脱,叶易败也。其旨幽深窈曲,怨而不怒,古今逸品也。其旨幽深窈曲,怨而不怒,古今逸品也。日用细故,信手拈来,都成异彩。

http://punditspew.com/ganyishi/971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