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湖南福彩网 > 杆一石 >

孙子兵法第七章原文

发布时间:2019-09-07 11:44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1.孙子说:凡用兵之法,将受命于君,合军聚众,交和而舍,莫难于军争。军争之难者,以迂为直,以患为利。 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,后人发,先人至,此知迂直之计者也。

  2.故军争为利,军争为危。举军而争利则不及,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。是故卷甲而趋,日夜不处,倍道兼行,百里而争利,则擒三军将,劲者先,疲者后,其法十一而至;五十里而争利,则蹶上将军,其法半至;三十里而争利,则三分之二至。是故军无辎重则亡,无粮食则亡,无委积则亡。

  3.故不知诸侯之谋者,不能豫交;不知山林、险阻、沮泽之形者,不能行军;不用乡导者,不能得地利。故兵以诈立,以利动,以分和为变者也。故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震。掠乡分众,廓地分利,悬权而动。先知迂直之计者胜,此军争之法也。

  4.《军政》曰:言不相闻,故为之金鼓;视不相见,故为之旌旗。夫金鼓旌旗者,所以一人之耳目也。人既专一,则勇者不得独进,怯者不得独退,此用众之法也。故夜战多火鼓,昼战多旌旗,所以变人之耳目也。

  5.三军可夺气,将军可夺心。是故朝气锐,昼气惰,暮气归。善用兵者,避其锐气,击其惰归,此治气者也。以治待乱,以静待哗,此治心者也。以近待远,以佚待劳,以饱待饥,此治力者也。无邀正正之旗,无击堂堂之阵,此治变者也。

  6.故用兵之法,高陵勿向,背丘勿逆,佯北勿从,锐卒勿攻,饵兵勿食,归师勿遏,围师必阙,穷寇勿迫,此用兵之法也

  《孙子》一书,篇卷体例颇有异同。《十家注》--《十一家注》系统各本只有篇名,而无篇次,本篇作“计篇”。简本漶漫,多不可识,惟从所存篇名如《刑》(形)、《聉》(势)观之,本篇亦当只有“计”字。而《武经》系统各本则作“始计第一”,无“篇”字,但有篇次,且有“始”字。按:此“始”字迨为后人所加。孙校本作“卷一计篇”,亦即每篇一卷,共十三篇,即同明本《集注》。而宋本则分三卷,《武经》同,惟具体分法不全同。如上卷,《十家注》是自本篇至《形篇》第四,而《武经》则至《势篇》第五。日樱田本则分十三篇为上下两篇。简本虽未明篇卷,但篇题第二栏“军争”之上标有圆点,此或即其分篇或分卷之证。今为统一体例起见,不分卷,篇题从《十家注》,篇次同《武经》,故本篇作“计篇第一”。以下各篇仿此,不再出校。

  译文:孙子说:战争是国家的大事,它关系着人民的生死和宗庙社稷的存亡,是不可不认真考察了解的。

  (二) 故经之以五(事),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:一曰道,二曰天,三曰地,四曰将,五曰法。道者,令民与上同意也,故可(以)与之死,可(以)与之生,而不(畏危)〔诡也〕。天者,阴阳、寒暑、时制也。地者,远近、险易、广狭、死生也。将者,智、信、仁、勇、严也。法者,曲制、官道、主用也。凡此五者,将莫不闻,知之者胜,不知者不胜。

  译文:所以,要以如下五个根本方面的因素为基础,去对敌我双方的情况进行比较分析和评估,从而探索战争胜负的情势。这五个根本方面即:一是“道”,二是“天”,三是“地”, 四是“将”,五是“法”。所谓“道”,就是要使民众与君主同心同德,可与君主死生与共而无违疑之心。所谓“天”,就是指昼夜、寒暑与四时节令的变化。所谓“地”,就是指道路的远近、地势之险厄平易、开阔狭窄与高低向背等地理条件。所谓“将”,就是要求将帅要具备智谋、信实、仁爱、勇敢和严明等五种品格。所谓“法”,就是指军队的组织编制、将吏的职分管理与军需物资的掌管使用。凡属上述五个方面的事,身为将帅,都不能不过问。了解这些情况,就能打胜仗;不了解这些情况,就不能打胜仗。

  (三) 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,曰:主孰有道?将孰有能?天地孰得?法令孰行?兵众孰强?士卒孰练?赏罚孰明?吾以此知胜负矣。

  译文:所以要对敌我双方的情况进行比较分析,从而探索战争胜负的情势:哪一方的君主开明?哪一方的将帅贤能?哪一方占有天时、地利?哪一方的武器装备精良?哪一方的士卒训练有素?哪一方的赏罚公正严明?我们根据上述情况,就可预知谁胜谁负了。

  译文:将帅如能听从我的谋划,用他指挥作战,必然取胜,就把他留下;如不听从我的谋划,用他指挥作战,必然失败,就把他辞去。

  译文:谋划之策既为有利且被采纳,于是就再造成一种客观态势,以为外在的辅助条件。所谓态势,就是要根据利的原则而采取应变措施以保持战略主动之谓。

  (六) 兵者,诡道也。故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,近而示之远,远而示之近。利而诱之,乱而取之,实而备之,强而避之,怒而挠之,卑而骄之, 佚而劳之,亲而离之。攻其无备,出其不意。此兵家之胜,不可先传也。

  译文:战争是以运用诈谋奇计以克敌制胜为最高原则的。所以,实际能打,反而示敌以不能打;准备怎么打,反而示敌以不怎么打;拟取近道,反而示敌以走远路;拟走远路,反而示敌要取近道。敌若贪利,就以利去诱惑它;敌若乱而不整,就乘机去袭取它;敌若力量充实,就要防备它;敌若兵强卒锐,就暂时避开它;敌若气势汹汹,乘怒而来,就设法使之屈挠;敌若词卑行敛,就设法使之骄惰;敌若休整良好,就设法使之劳顿;敌若亲和团结,就设法离间它。要进攻敌没有防备之处,要出击在敌意料不到之时。这是军事指挥家的奥秘所在,是不可事先泄露出去的。

  (七)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;未战而庙算不胜者,得算少也。多算胜,少算不胜,而况于无算乎!吾以此观之,胜负见矣。

  译文:开战之前,凡是“庙算”获胜的,是由于所得算筹较多的缘故;“庙算”不胜的,则是由于所得算筹较少的缘故。所得算筹多的就胜利,少的就不能胜利,何况得不到算筹呢。我们根据这种情况来进行考察,谁胜谁负就显而易见了。

  请葛亮曾任蜀国军师、亟相,受封为武乡侯。相传他十四岁时进入刘表学堂习兵法。兵法著作《将苑》一书,虽非他本人亲撰,但大致反映了其军事思想的内容与特色。在隆中10年,诸葛亮博览群书,谙熟兵法,尤其熟读《孙子》,虽身居隆中,对天下形势却了如指掌。他以《孙子》五事七计为基本标尺,对比分析彼我双方优劣,判断战争胜负。提出主孰圣也?将孰贤也?吏孰能也?粮胸孰丰也?士卒熟练也?军容孰整也?戎马孰逸也?形势孰险也?宾客孰智也?邻国孰惧也?财货孰安也?由此观之,强弱之形,可以决矣(《将苑揣能》),分析更为精辟透彻,具体、全面。在《请葛亮兵法·治军》中又说;夫用兵之道,先定其谋,然后乃施其实。审天地之道,察众人之心,习兵等之器,明赏罚之理,观敌众之谋,视道路之险,别安危之处,占主客之情,知进退之宜,顺机会之时,设守彻之备,强征战之势,扬士卒之能,图成败之计,虑生死之事,然后乃可出军任将、张擒敌之势,此为治军之大略也。诸葛亮非常重视敌情的侦察、战前准备和加强部队演练等,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这充分体现了他的慎战思想。

  诸葛亮在《将苑·智用》中还提出了掌握和利用时机的方法:其道有三:一曰事,二日势,三曰情,事机作而不能应,非智也;势机动不能制,非贤也;情机发而不能行,非勇也。其意说明,掌握时机的办法有三种:一是天时地利,二是形势的变化,三是人心向背,掌握和利用作战时机,作为用兵打仗的指导原则是用兵之大略。

  《诸葛亮兵法·治军》集中论述了进攻和防守问题。他认为作战成功主要在于掌握全局的。势,用有利的势取胜。指出善于进攻的,使敌不知从何处防守;善于防守的,使敌人不知从哪里进攻。对于孙武的虚实之法,奇正之法,诸葛亮不论是在理论上,还是在实践上,都可以说是达到了十分精纯的地步。

  诸葛亮非常重视军事训练。在《诸葛亮集·兵要中》他说:有制之兵,无能之将,不可以胜。在《将苑·习练》中又说:夫军无习练,百不当一;习而用之,一可当百。强调了军事训练的巨大作用。同时他还主张对老百姓进行军事训练:善人教民七年,亦可以即戎矣。此与《孙子·地形篇》中将弱不严,教道不明,吏卒无常,陈兵纵横,曰乱和《孙子·行军篇》中故令之以文,齐之以武,是谓必取实质相同。

  诸葛亮还强调作战要快速。他说:迟若山移,进如风雨;击若崩崖,合成如虎。实际是继承了孙武的兵贵胜,不贵久、其用战也胜,久则钝兵挫锐,攻城则力屈,久暴师则国用不足的军事思想。

  争为危。举军而争利则不及,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。是故卷甲而趋,日夜不处,倍

  道兼行,百里而争利,则擒三将军,劲者先,疲者后,其法十一而至;五十里而争

  利,则蹶上将军,其法半至;三十里而争利,则三分之二至。是故军无辎重则亡,

  无粮食则亡,无委积则亡。故不知诸侯之谋者,不能豫交;不知山林、险阻、沮泽

  之形者,不能行军;不用乡导者,不能得地利。故兵以诈立,以利动,以分和为变

  者也。故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震。掠乡

  旗者,所以一民之耳目也。民既专一,则勇者不得独进,怯者不得独退,此用众之

  气,击其惰归,此治气者也。以治待乱,以静待哗,此治心者也。以近待远,以佚

http://punditspew.com/ganyishi/535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